妤˙◇˙

山風綠擔團飯🐰💞
無節操all雅黨●◇●

漢堡排事件【微sa】

不知道該怎麼打tag(つд⊂)エーン

*
二宮和也的漢堡排被偷吃了。

事情發生在2016年2月18日,山風宿舍3104號房。

那天,二宮像往常一樣叫了外賣。因為昨天從嫌疑犯A那邊敲詐了一頓晚餐,得到足夠吃一頓好料的錢,於是他決定點很久沒吃的超貴超豪華漢堡排來大飽口福。

沒想到在外賣送來前就被嫌疑犯A以作業忘記帶為理由叫出去幫他送東西。在無法拒絕他的撒嬌攻勢下,二宮嘀咕了一下不情願的套上外套拍了拍睡得一塌糊塗的嫌疑犯O說“我訂了外賣,可是現在要去幫笨蛋送功課,等一下人來了記得幫我把錢拿給人家,還有不准吃不准吃不准吃,被我發現回來少了任何一滴醬汁,我絕對叫你賠我十份。知道沒?”

“唔…”

聽到嫌疑犯O含糊的回答後,二宮不放心的又叮嚀了一下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出門。

*
在校門口等了約莫10分鐘,打手機也沒接,二宮的情緒愈來愈煩躁,心想再也不要幫他的忙還要再敲詐他明天的晚餐時,嫌疑犯A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衣服的扣子有兩個沒有扣上,露出了性感的鎖骨,襯衫也皺巴巴的,上面還有奇怪的污漬。二宮瞪著面前因為跑步而滿臉通紅的嫌疑犯A,不滿的說“我可是很忙的,下次再讓我等,一個禮拜的晚餐錢都交給你。”

“對不起嘛~小和~等我交完作業我們就可以一起回宿舍囉。”

“你快點,我訂了漢堡排,回去都要冷掉了。”

“好啦。”

*
等嫌疑犯A交完作業後,兩人打打鬧鬧的回宿舍。

嫌疑犯A元氣滿滿的說“O醬~我跟小和回來囉。”

嫌疑犯O說“Aiba醬…”

二宮聽到嫌疑犯O心虛的口氣,推開擋在門前的嫌疑犯A就看到雙手拿著刀叉一臉尷尬的嫌疑犯O。

嫌疑犯O著急的說“小和…不是我…我一起床就看到、”

“你這傢伙手拿著犯案工具還敢說自己是無辜的!竟敢吃了我的漢堡排,你不想活了嗎?!”小尖嗓的叫罵聲響徹整個宿舍。

只見嫌疑犯A把二宮推了進去,關上門前還不忘對探頭出來瞭(看)解(好)情(戲)況的其他房客道歉。

嫌疑犯A拍拍二宮說“我覺得O醬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二宮冷冷的瞪著嫌疑犯A說“你的嫌疑也很大。”

“誒?我今天一直待在學校啊…剛剛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嗎?”

“別忘了你在打電話給我後到見面前有一段時間是不在的。現在開始,我要調查是誰把我的漢堡排吃掉的!大叔,從你開始!笨蛋!你先給我出去。”說完就把一臉懵逼的嫌疑犯A推出門外。

“喂!!!”

*
二宮拿著他的檯燈照嫌疑犯O,接著把檯燈放在桌上開始在他旁邊走動。

“說吧!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二宮在嫌疑犯O耳邊說。

只見嫌疑犯O“fufufu”的笑了後說“問訊不是都有豬排蓋飯嗎?”

二宮用力的拍了桌子一下後說“偷吃了我的漢堡排還想吃豬排蓋飯!你太得寸進尺了!”

嫌疑犯O的八字眉垂了下來說“我剛剛一直在睡覺,醒來後就看到桌上的盤子只剩醬汁和調味用的香菜。相信我,小和。”接著一臉無辜的看著二宮。

“那你為什麼要拿著刀叉?”

“那是因為…我想試試看能不能把殘渣拼成漢堡排,你可能就不會發現了。”

看著盤子裡的醬汁和香菜,二宮挑眉心想“這傢伙應該不敢吃掉我的食物吧…”剔除嫌疑後,他問大野“你在睡覺期間有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啊!好像有人進來過。在你出去不久後,然後就聞到漢堡排的香味,後來我又睡著了,不知道是誰進來過。”

“你敢有、”話還沒說完門就被打開了,嫌疑犯S牽著嫌疑犯A的手走進來,一臉不滿的說“Nino,你幹嘛把雅紀關在門外?還把燈關起來。”

嫌疑犯S正要伸手打開電燈開關時,手被抓住了。

二宮說“你可是也有嫌疑的。笨蛋,換你了。”說完就把大野和嫌疑犯S推了出去。”

“喂?搞什麼啊?”嫌疑犯S一臉懵逼的被趕出自己的宿舍。大野一臉了然的說“翔君,不會是你把小和的漢堡排吃掉的吧?”

“誒?”

*
二宮拿著他的檯燈照嫌疑犯A,接著把檯燈放在桌上開始在他旁邊走動。

“是不是你把我的漢堡排吃掉的?事情就發生在你把我叫出去之後,而且到校門口竟然讓我等了10分鐘,手機又沒接。你過來時還一臉心虛的看著我,一定是做了什麼吧?”

“我…不干我的事!我那個時候跟翔醬在一起!我…我有不在場證明!”

“那這個是什麼?”二宮抓起嫌疑犯A的衣角指著奇怪的污漬問。

“這是…被撞到的時候沾上的啦。”

“哦?那說說你們那時候在幹嘛?”

“我…你去問翔醬啦!”嫌疑犯A糊了二宮一臉後紅著臉跑了出去,把嫌疑犯S推了進去。

*
二宮拿著他的檯燈照嫌疑犯S,接著把檯燈放在桌上開始在他旁邊走動。

“說!是不是你把我的漢堡排吃掉的?”

“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笨蛋說在案發時間時,你跟他在一起。”

“是啊,我下課後正好看到他在打電話,過去問才知道他又忘東忘西了。因為下一堂課還要一段時間才開始,我就陪他一起等你。”

“哦?那你們等我的那段時間都做了些什麼?我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聯合犯案。搞不好你們剛剛在外面已經套好招了。”

只見櫻井勾起嘴角,挑眉後說“你真的想知道?”

“說就說,廢話那麼多。”

“我們兩個在去大門口的路上,突然一個冒冒失失的傢伙撞了過來,那人手上的番茄醬就這麼沾在雅紀的衣服上。我就陪他去廁所處理。我跟他說脫下來比較好洗,然後就嘿嘿…”

“停。我知道了,不用繼續說了。”二宮一臉嫌棄的看著面前露出(痴漢般)笑容的櫻井,把燈打開,也把坐在外面發呆的兩個天然叫了進來。

*
“那到底是誰把我的漢堡排吃掉了?”二宮一臉哀怨的看著面前洗清罪嫌的三人。

這時,門被打開了。松本提著一袋食物一臉疑惑的看著站著的二宮和正坐的三人。

他說“現在在演哪一齣?”

二宮說“J你回來了啊?有人吃了我的漢堡排。我剛剛在找犯人。”

“漢堡排?原來是你的啊。”

“誒?”

“誒?”

“誒?”

“誒?所以是你嗎?J?”

“我問智君,他說可以吃我才吃的。因為我上課要來不及才先吃掉的。抱歉我不知道是你的。”

“沒關係啦~如果是J的話我是不會介意的。”

“我買了食物哦,一起吃吧。”松本揚起手上的食物,笑著對大家說。

ლ(´◇`ლ)“潤醬最可愛了。”

ლ(´3`ლ)“謝謝松潤。我超餓的。”

ლ(´.ω`ლ)“我們家J真是又可愛又器用。”

ლ(´∀`ლ)“謝謝松潤。”

End

评论(2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