妤˙◇˙

山風綠擔團飯🐰💞
無節操all雅黨●◇●

奇蹟—19【sa】

沒什麼內容的一章(つд⊂)エーン其實兩個版本真的是差不多的東西所以只要選一個看就好了(ヽ´ω`)絕對不會因為選另一個版本讓本來的he變be(X
抱歉搞得如此混亂(´;ω;`)

…………………………
(末子)
大野扶著不舒服的相葉進家門,一進門就看到一個小男孩露出擔憂的神情跑過來,瞥了自己一眼把身上的相葉接了過去。他問“你是?”

大野搔搔頭說“呃…愛拔醬的老闆?朋友?大概吧。”

二宮丟下一臉不知所措的大野把相葉安置在沙發上。從房間裡拿出一件薄毯子蓋在相葉身上後才發現人還站在門口。

二宮無奈的看著面前愣在那邊的大野,擺了擺手示意大野可以進來。

他說了聲“不好意思,這個笨蛋給你添麻煩了。你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大野摸摸鼻子露出困擾的臉說“不知道…下班後他問我要不要陪他一起去喝酒。到居酒屋後點了很多啤酒就自顧自的喝了起來,擋也擋不住。他一直哭,嘴裡唸唸有詞的說什麼劈腿.傻瓜.欺騙之類的話。最後問到這裡的地址才把他扶回來,在外面又遇到奇怪的人,還無緣無故被打了一拳。”說完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被打到的地方,看起來十分委屈。

二宮摸了摸相葉的頭,站起來走到餐廳倒了一杯水給大野,充滿歉意的跟大野道歉。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大野喝完水後就跟二宮道別。

二宮無奈的看著沙發上臉色潮紅,臉上充滿淚水的相葉嘆了口氣,幫他換了乾淨的衣服,把他拖回他的房間,蓋好被子後在床頭櫃上放了一杯水和解酒藥就出去了。
他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松本。

“和也?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松本關心的問。

二宮沒好氣的說“還不是那兩個麻煩的傢伙?給我櫻井翔的電話,敢欺負まくん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他們兩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道…”

“這事交給我來處理吧?你趕快去休息。”

“潤…”

“別擔心,我會趕快搞清楚狀況的,乖。”

“嗯…謝謝。”

“晚安。我愛你。”

“我也是。”

有了松本的安撫後,二宮激動的情緒漸漸被撫平。折騰了一整晚的二宮才發現自己累了,難得的進到相葉房間抱著他一起睡。像是抓到了汪洋中的漂流木,相葉感覺到身旁傳來令人安心的溫度,他下意識的抱著身旁的人,眼淚又不自覺的流了下來。感受到濕熱的液體流過,二宮輕輕的拍了拍縮在自己懷裡的人的背,心想絕對不能放過讓他難過的人。

掛掉電話的松本也很擔心他們兩人的情況,因此也不管時間很晚了,他還是打了一通電話給櫻井。電話響了很久,正當松本打算掛掉時終於被接通了,接電話的人卻不是櫻井。

“喂?請問你是他的朋友嗎?”

“嗯?請問你是?”

“我是山風酒吧的員工,這位先生好像喝得有點多,能請你過來接他嗎?”

“哦,真不好意思,我馬上過去。”

無奈的揉揉自己的頭髮,松本開著車往山風酒吧把櫻井接回自己家。開車的期間不時聽到櫻井傳來的道歉聲和因為不舒服發出來的呻吟。

簡單打理好櫻井後,松本瞥見放在旁邊的手機,雖然知道被他發現一定會被罵,他還是禁不住好奇的想從手機裡尋找蛛絲馬跡。點開簡訊頁面果然看到不得了的東西。

雖然相信櫻井的為人,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又能怎麼辦?重點是照片還傳給相葉了,就算真的是被陷害也有理說不清。松本在心裡為櫻井默哀,心想這次的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解決的…

擅自替櫻井把手機裡的照片刪除,松本知道這件事情如果被二宮發現,他大概永遠也別想再見到相葉了。

(sk)
松本扶著不舒服的相葉進家門,一進門就看到一個小男孩露出擔憂的神情跑過來,瞄了自己一眼把身上的相葉接了過去。他問“請問你是?”

松本搔搔頭說“雅紀的朋友兼老闆。”

二宮充滿歉意的說“不好意思,這個笨蛋給你添麻煩了。”讓松本跟著進門,等他坐下後把相葉放到沙發上,從房間裡拿出一件薄毯子蓋在相葉身上。看著面前同樣露出擔憂表情的松本,二宮問“你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松本露出一臉困擾的表情說“不知道…下班後他問我要不要陪他一起去喝酒。到居酒屋後點了很多啤酒就自顧自的喝了起來,擋也擋不住。他一直哭,嘴裡唸唸有詞的說著劈腿.欺騙之類的話。最後問到這裡的地址才把他扶回來。我們在外面還遇到奇怪的人,害我無緣無故被打了一拳。”說完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被打到的地方,看起來一臉不爽。

二宮摸了摸相葉的頭,站起來走到餐廳倒了一杯水給松本,充滿歉意的跟松本道歉。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松本喝完水後就跟二宮道別。

二宮無奈的看著沙發上臉色潮紅,臉上充滿淚水的相葉嘆了口氣,幫他換了乾淨的衣服,把他拖回他的房間,蓋好被子後在床頭櫃上放了一杯水和解酒藥就出去了。
他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大野。

“小和?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大野關心的問。

二宮沒好氣的說“大叔你不會又偷偷給我去夜釣了吧?”

電話那頭的大野慌張的否認後二宮才繼續說“還不是那兩個麻煩的傢伙?給我櫻井翔的電話,敢欺負まくん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他們兩個到底怎麼了?”

“不知道…”

“這事交給我來處理吧?小和趕快去休息,明天還要早起呢。”

“智…”

“別擔心,我會趕快搞清楚狀況的。”

“嗯…謝謝。”

“晚安。我愛你。”

“…我也是。”

有了大野的安撫後,二宮激動的情緒漸漸被撫平。折騰了一整晚的二宮才發現自己累了,難得的進到相葉房間抱著他一起睡。像是抓到了汪洋中的漂流木,相葉感覺到身旁傳來令人安心的溫度,他下意識的抱著身旁的人,眼淚又不自覺的流了下來。感受到濕熱的液體流過,二宮輕輕的拍了拍縮在自己懷裡的人的背,心想絕對不能放過讓他難過的人。


掛掉電話的大野也很擔心他們兩人的情況,忘記時間已經很晚了,他立馬播了一通電話給櫻井。電話響了很久,正當大野打算掛掉時終於被接通了,接電話的人卻不是櫻井。

“喂?請問你是他的朋友嗎?”

“嗯?請問你是?”

“我是山風酒吧的員工,這位先生好像喝得有點多,能請你過來接他嗎?”

“哦,真不好意思,我馬上過去。”

無奈的揉揉自己的臉,大野叫了一輛計程車後馬上趕到山風酒店把櫻井接回自己家。在車上還時不時聽到旁邊的櫻井傳來道歉的聲音和因為不舒服而發出的呻吟。

簡單打理好櫻井後,大野瞥見放在旁邊的手機,雖然知道被他發現一定會被罵,他還是禁不住好奇的想從手機裡尋找蛛絲馬跡。點開簡訊頁面果然看到不得了的東西。

雖然相信櫻井的為人,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又能怎麼辦?重點是照片還傳給相葉了,就算真的是被陷害也有理說不清。大野在心裡為櫻井默哀,心想這次的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解決的…

動手替櫻井把手機裡的照片刪除,因為他知道如果這件事被二宮發現,他大概永遠也別想再見到相葉了。

Tbc

评论(4)

热度(28)